原始的33平方米的房子被抢购一空,共5层,有2

  

  文|担扑

  最近在不少城市都有拆迁致富的人群。这些人把祖上留下的土地或者祖屋卖给开发商,然后自己拿到一大笔的拆迁补偿,特别是市中心的原住民,比如说广州著名的猎德村。在这里身家上亿的原住民比比皆是。

  随着城市的发展,拆迁已经是非常普遍的事情。不过社会上也存在不少的钉子户。在广州海珠区的永兴街28号就有一栋楼被称为最牛钉子户。这栋楼现在已经被环形的高速公路包围着,可以说是一个奇景。

  不过由于楼里还有一户人家不愿意搬走,所以这栋楼一直不能拆掉,如今这栋楼也成为了广州的一个地标。楼里面有一户人家一直不满意拆迁赔偿,所以一直不愿意搬走,于是就让这栋楼如此孤零零被高速公路围着。

  

  在广州除了这栋楼外,还有著名的冼村。冼村位于广州核心地带珠江新城,现在这里已经成为了全国最著名的cbd,房价也突破了10万元一平方米。冼村却成为了珠江新城里面的一个另类,由于拆迁没有谈好,这块地足足拆了10年还没动工。

  除了广州的冼村之外,上海普陀区的光复里也是如此。光复里位于上海繁华的闹市区,这里周围的房价已经突破了七八万元。不过跟周围动辄几千万的房价比起来,光复里却是一个脏乱差的地方。

  10000万元拆迁

  光复里一直是开发商的梦想,不过直到现在都没有人可以拆掉这里,因为这里住着数百户的拆迁户。这些人不肯走,一个很简单的原因,那就是都不满意拆迁的赔偿。为了拿到自己满意的赔偿,这里几百户人家一直住在摇摇欲坠的房子里面,忍受着脏乱差的环境。

  

  在最典型的一户人家里面,一个只有33.3平方米的房子上面,竟然被加盖了5层楼,房主一开口拆迁赔偿就是要1个亿。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栋房子上面的5层是抢盖的。房主的房产证上面显示,这栋房子是建于1946年,建筑面积也只有33.3平方米。

  不过如今这栋房子却已经抢盖了5层,更加让人想不到的是这里竟然有27个户口,住满了一家四代人。很明显这些人也是有意把其他人的户口也迁到这里,为了就是以后可以多拿赔偿款。

  不过现在拆迁赔偿不是按人头来分,而是按面积来分,而且也不是直接分房子给你,而是分一笔赔偿款,然后让你去郊区购买限价房。按照上海的政策,这些拆迁户购买的限价房其实可以给市场价便宜一半。不过这些人大部分都是贪得无厌,希望一夜暴富,所以一直懒着不走。

  

  以这家人为例子,他们一开口的拆迁补偿就是1个亿。如此一来双方就僵持不下。不过现在拆迁办法也规定了,不管房主什么时候搬,补贴的标准都是不会变的,房屋评估价格也不变,也就是说如果越晚搬,其实是越不利的,因为房子的价格会越涨越高,而补贴的标准却不变。

  事实上,这样的场景在狭小的流行戏剧中生动地出现了。事实上,许多人认为如果他们坚持到最后,他们只有在没有出路的情况下才能补偿自己。事实上,人们仍然需要通过自己的努力来赚钱。许多人通过拆迁致富,但是钱太容易得到,也很容易花掉,而且很快就会丢失。

  

  还有一些家族,本来没有拆迁赔偿的时候,大家感情还比较好,拆迁赔偿之后,自己家族里面又因为分钱的问题闹起来了,最后反而是好事变坏事。

  违章建筑

  其实许多人都以为如果家里多人一些就可以多赔偿一些,其实这些都是痴心妄想。还有一些人知道要拆迁了,于是就赶紧抢盖。其实抢盖都是属于违章乱建的。最近几年,各地不少违章建筑都被拆掉了。从秦岭里面的豪华别墅,还有不久之前江苏号称价值5亿的别墅。另外还有王健林当年在长白山投资230亿的长白山国际旅游度假村。

  

  2008年前后,王健林联手了众多的富豪,包括了孙喜双、柳传志、卢志强等人,一起投资了230亿计划在长白山建设一个集中度假、购物、体育、旅游、地产于一体的综合项目。不过最终这个项目由于土地的问题,导致变成了违建项目。

  另外由于运营得不好,里面的万达广场基本上已经停业,甚至成为了空城。另外项目的公寓也拿不到房契,许多屋主都纷纷再要求退房。当年计划的高尔夫球场,也因为违建的问题暂停了。现在整个项目只有滑雪场还在继续运营当中。去年大部分的违建已经开始拆除,这个项目也成为了王健林最失败的项目。

  事实上,这个项目也说明了一个问题,不管你是一个普通人还是中国首富,只要你是一个非法建筑, 它迟早会被拆除。

  

  钉子户也不要想着要多抢建建筑,其实也没太大用处。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人最重要的是自己有出息能赚钱,如果只是靠着拆迁来致富,那么早晚也是坐吃山空。《蜗居》里面那对上海夫妻就是典型的例子,自己没有出息,于是就想着拆迁来致富,结果导致自己的母亲在旧房子里面被砸死。

  他们最后虽然分到了一套大房子,但是难道他们住得就安稳,以他们的能力,其实也早晚会败光那套房子而已。所以说命运是性格决定的。

  性格决定命运

  33平方米房子抢盖5层,住了一家27人,拆迁补偿开口就要1个亿,其实记者曾经去采访过还住在海珠区的永兴街28号的人家。目前这栋被洪德立交包围的楼,只剩下一户住户了,甚至连拆迁办的人都走了,不来跟他们谈了。

  

  这个住户住了一家,小小的房子里面住满了7个人,分别是郭志明一家,还有郭志明大哥的一家,还有他们的母亲,总计7个人。这套房子只有30平方米,但是却被分为了两层。一层就是客厅跟厨房,二楼就放了3个床。两对夫妻各自一个床,然后2个小孩跟老人睡一个床。这可以说是典型的蜗居生活了。

  五年前,郭志明开始与拆迁办公室谈论拆迁事宜。当时,赔偿只能根据面积进行赔偿,所以没有达成一致。根据这项政策,他们家 7 个人只能得到 30平方米的赔偿,所以一直没有达成一致。如今,这座 8 层的房子只剩下 7 个人了,他们被高速公路包围着。生活质量可想而知。想想这两个孩子在这种环境中长大后会有什么感受?

  如今拆迁办都走了,郭志明就是想同意拆迁,别人都不愿来拆了。郭志明一家坐地起价,其实最后还是坑了自己。

  

  其实说回来,稍微有一点骨气的人就不会选择这样的生活,7个人住30平方米的房子,哪怕是出去租房子,生活条件也会好很多。这个世界租房子的人何其多,又没什么丢人的。

  33平方米的房子被抢购一空,共 5 层,有 27 个人住在一个家庭里。在拆迁费用是 1亿平方米。看到这些钉子户的现状,我们只能说穷人肯定有一些可恶的点。

上一篇:房地产评估费和房屋评估费如何计算?
下一篇:广州公布普通产权房屋详情,市场价格的50%-85%

网友回应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