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资产管理:金融科技需要让数据更会讲“人

原标题:特殊资产管理:金融科技需要让数据更会讲“人话”

经济观察网记者 万敏近年来,以线上线下相结合的互联网模式与特殊资产管理业务相融合的产业链条正在不断完善,这个传统金融行业的业务形态,正在因为金融科技的力量介入而发生形态上的变化。

“特殊资产管理”,可以简单理解为银行等金融机构对不良债权、收益权、实物等资产的转让折价,在会计上实现不良资产的出表,降低不良率,减少资本占用。四大AMC和地方AMC作为特殊资产的协助出表方,形成了特殊资产转让的一级交易市场,产业下游则由各种提供相关服务的管理服务商构成。

10月25日,中国东方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总裁助理张向东,在他的发言中谈到,当前全球新一轮科技革命正在萌芽,以人工智能、区块链、云计算、大数据等为代表的数字技术正加速向传统行业渗透。对不良资产市场也产生巨大影响,要顺应形势变化,推进业务模式转型升级,从打包、打折、打官司这种“三打”向重组、重整、重构这“三重”模式转变,推进挖掘和提升资产价格。

当天,首届不良资产交易大会曁第三届中国AMC发展国际金融论坛在大连召开,来自阿里、蚂蚁金服、中软国际等“搞技术的”与东方资管、长城资管、平安信托、江苏银行等“搞金融”的汇聚一堂,发起了一场关于金融科技创新与特殊资产管理行业的对话。

(现场摄图:万敏 各机构代表共话金融科技创新在特殊资产管理生态圈的应用与机遇)

多位业内人士表示,特殊资产管理的生态圈建设,需要重点解决信息对称的问题,产业各方需要通过产业各方的资源整合,把金融的、法院的专业术语、法律术语转化为普通居民、投资人更易理解的“人话”,让数据变得更会讲“人话。”

“银行的科技人员和业务人员永远在吵架,互相之间难以理解。”江苏银行法律保全部总经理于钟海谈到,在当下银行遇到“资产荒”的环境中,特殊资产是个新的机遇和蓝海,围绕特殊资产管理,拍服和平台在细节上围绕技术还有很多事情可以做。

据于钟海介绍,目前江苏银行在特殊资产管理上完全实现了系统化控制管理,大大提高了效率。大数据的应用把银行内部很多以前没能打通的客户打通,可以给债务人做360度画像,把所有能整合的信息都整合在一起,房屋、车辆、应收账款等,成为保全人员工作中有益的辅助,有时后台发现了新的债务人信息会直接推送给前台的保全人员,使保全人员有了很强的后台支撑。在外部数据合作方面,在债务人的行为信息、查找财产线索等方面也取得了很好的成效。资产处置环节中,利用平台如淘宝、微信公众号、小程序等,向客户推荐法拍房,形成了完全可以成交的闭环。

于钟海表示,未来会和更多合作伙伴的系统打通和对接,如资产评估机构、律所等,发挥各自的优势,打造开放式银行。

金融科技的引入将有助于提升特殊资产处置效率。平安信托党委副书记、副总经理戴巍表示,在特殊资产领域,平安信托将实现投行化、生态化、智能化转型。其中,智能化转型将充分利用大数据分析,专家建模,搜索引擎等,在智能撮合,智能投顾、智能尽调、智能估值、智慧风控方面发力,从而推动业务模式由低频、线下、非标转为高频、线上、标准化交易。他认为,通过线上交易,能够实现有效的数据积累,为外部征信提供基础,有了相应的外部征信,就能实现非标向标准化的转变。

(现场摄图:万敏 平安信托相关发言材料)

2018年全国司法拍卖资产市场达1.2万亿,网络拍卖模式已成为主流。阿里拍卖副总经理陈慧明谈及大数据在未来网络拍卖中的应用趋势时表示,阿里拍卖的数据来源包括三大类,一是阿里拍卖数据,关注订阅用户、交保未成交用户、多次浏览同类标的用户、主动提交需求用户。二是阿里行为数据,如基于拍卖用户画像、在阿里系寻找同类用户,包括淘宝、天猫、优酷、饿了么、盒马等。三是阿里地址数据,基于淘宝、天猫、饿了么、盒马等收货地址信息,将标的推荐给附近的人。

陈慧明表示,目前蚂蚁正在积极筹备将区块链技术应用到债权交易中的课题。由于目前我国债权没有统一的登记机构,在债权认定和估值方面还面临着很多问题。形成统一的权益类的区块链,对下一步资产交易环境优化,提高交易的便利性,会有很大促进。此外,他还分享了关于通过“钉钉”APP组织债权人线上会议、通过VR技术做实地尽调、房产过户交易实现全线上流程等新的业务方向思路。

同伦拍拍总裁兼牛拍拍董事长李晓羽表示,当下网络司法拍卖的供给侧和需求侧各自的痛点尚未完全解决,从供给端来看,银行遇到的主要问题是,没有专业网拍运营人员,自行挂拍成交不活跃,集中化管理内部流程长,不良管理压力大。四大AMC则由尽调报价工作量大、终端处置难度大、流动性要求高的问题。此外,民营AMC、小贷、信托、公安海关、破产管理人等资产提供方,也各自有线上化能力不强、缺乏专业运维能力等痛点。从需求端来看,普通百姓普遍对网拍不了解,对标的尽调难,对于司法相关的畏惧心理等,申请执行人则会遇到司法流程周期长、拍卖结果难以控制、被执行人资产信息难以获取等问题,此外,拍卖平台也尚未形成清晰的盈利模式,拍卖前后的服务较为缺失。

(现场摄图:万敏 同伦拍拍相关发言材料)

张向东在当天发言中表示,在未来一段时间,我国金融体系和实体经济中的不良资产规模可能持续上升。当前处置不良资产的业务模式正在升级。

上一篇:中成股份(000151.SZ)拟挂牌出售北京丰台区办公楼挂
下一篇:特殊资产管理:金融科技需要让数据更会讲“人

网友回应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