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文红:全世界都没有想到中国只用了两个月的时

  据统计,截至北京时间 3月6日 21点,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已达 100,000 例。

  据国家卫健委数据统计,3月5日0—24时,湖北以外30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新增确诊病例17例,其中16例为境外输入。

  张文宏谈:全世界都没想到中国只花两个月控制住疫情

  3月5日晚间,上海市新冠肺炎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在直播中表示,“全世界都没想到中国只花两个月控制住疫情,我们现在是输入国。”

  医生张文宏:全世界都没想到中国只花两个月控制住疫情

  3月5日晚,张文宏在线分享了他对于疫情的观点。

  张文宏表示,今天(3月5日)特意没有戴口罩,是为了表明他的态度,不是说大家不需要防疫了,而是把重心转向复工。如果再不复工,经济可能会碰到很大的问题,而武汉的控制是所有今天谈复工的起点。

  张文宏说道,这个病不比其他已知的病毒性疾病轻,但是这个疾病我们是可以控制它的。他还打趣的提到,这个病什么时候会下来,时间点已经不掌握在中国人民手中了。

  张文红提到了他曾经判断的疫情发展的三个结局,最好的结局是 “在 2 到 4 个月内控制疫情”。当时,他没有想到最好的结局会发生,业内同事也认为他所说的 “结束” 。他说,“全世界都没有想到中国只花了两个月的时间来控制疫情。我们现在是进口国。"

  在回答在线嘉宾提出的问题“我们何时可以摘下口罩?”时,张文宏认为这个问题一在于国家何时降下应急等级,二是观察其他国家控制疫情情况。而下调应急等级,最简单也是看其他国家不戴口罩是否控制住了。

  世卫组织专家:每个中国人都知道该怎么做

  央视新闻报道,3月5日,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表示,如果政府最高层或国家元首指挥协调所有部门的工作,就会为应对措施带来质变。我们去了北京之后,看到了中国采取的措施,这些就是我们所说的正确的措施,可以动员整个政府和全社会,让每个人都把应对疫情当作自己的职责,如果我们这样做就可以成功遏制病毒。

  世卫组织紧急项目技术主管玛丽亚·范·科霍夫表示,在中国最让她感动的一件事就是每个人决心十足,每个人都知道他们面对疫情的角色和需要做的事情,他们知道如何保护自己和家人,以及为控制疫情所需要做的集体行动。

  世卫组织卫生紧急项目负责人迈克尔·瑞安也表示,虽然各国应对疫情的措施不可能完全相同,但仍可从中国学习宝贵经验。

  中国为全世界抗击疫情赢得了时间,疫苗进展传来新消息

  在3月6日下午的新闻发布会上,中央指导组成员、国务院副秘书长丁向阳表示,世卫组织认为,中国采取了历史上最勇敢、最灵活、最积极的防控措施,改变了疫情的快速扩散流行的危险进程,减少了全国范围内数十万病例的发生。中国疫情的下降,保护了国际安全,构建起了阻止疫情传播的第一道防线,为全世界抗击疫情赢得了时间。

  在新闻发布会上,丁向阳还强调,医务人员是战胜疫情的核心。他说,湖北省有 3000 多名医务人员感染,其中 40% 人在医院感染,60% 人在社区感染。他们都是湖北省当地的医务人员,其中大多数是非传染部门的医生。 有 40,000 多名医务人员支持湖北省武汉市,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感染的报道。

  值得注意的是,在支援湖北武汉的医务人员大军中,90后、00后的年轻人有12000人之多,差不多是整个队伍的1/3!

  丁向阳还表示,武汉距离逐步解除疫情防控限制不会太远。

  张文宏谈:全世界都没想到中国只花两个月控制住疫情

  此外,国家卫健委医药卫生科技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郑忠伟表示,目前新冠病毒疫苗正沿着灭活疫苗、基因工程重组的亚单位疫苗、腺病毒载体疫苗、减毒流感病毒载体疫苗、核酸疫苗等五条技术路线稳步推进。估计到4月份,按照国家有关法律法规,部分疫苗有希望进入临床或者应急使用。

  解读中美利差创5年新高!

  近期,中美利差不断走高,达到历史高位。

  以3月5日计算,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0.920%,中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2.6946%,中美10年期国债利差超过170bp,创2015年1月以来新高。

  然而,3月6日,美国国债收益率持续下降,十年期国债收益率一度降至 0.70%,创下新低。

  张文宏谈:全世界都没想到中国只花两个月控制住疫情

  中美利差走阔,对中国利率、汇率均带来了压力。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就此采访了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华福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

  鲁政委认为,在新冠肺炎疫情下,投资人出于避险需求,转而买入黄金、美债,并买入人民币计价的债券和股票。这既是对中国目前控制疫情成效的“用手投票”,也是过去几年金融对外开放累积成果的显现,但客观说来,中美利差走阔也给我国利率、人民币汇率带来压力,给货币政策有效协调内外部均衡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新挑战。他建议,未来可通过扩大人民币资产池、推进资本项下进一步开放来进行化解。

  21世纪:美国国债收益率持续走低,10年期国债收益率降至0.7%历史新低。你如何看待这一问题?

  鲁政委:简而言之,这是由于投资人的避险情绪继续发酵,对美国目前仍不清晰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防控措施信心不足。投资人的市场行为折射出,他们认为美国没有从中国疫情防控中吸取足够经验,也没有完整的方案。在这种避险情绪下,投资人抛售美股,买入黄金和美国国债,并在全球寻找避险资产。之前,日元资产是全球避险资产之一,但是近期日本防控新冠病毒疫情形势也比较严峻,由此使得日元在此次全球避险选择中黯然失宠。

  因为我国防控疫情所取得的成效,首次使得人民币资产成为国际投资人眼中的避险资产,加之近几年我国金融开放的累积成效,境外资金目前在资本项下投资中国更为便利,在当前中美利差处于历史高位的情况下,投资人转而买入人民币计价的股票、债券。

  21世纪:中美利差近期重回历史高位,这对中国有何影响?

   卢政委: 一方面,人民币已经成为避险资产和海外资本流入,这让我们很高兴, 但另一方面,它也积累压力:美国的低利率使得中美之间的利差继续扩大,这已经达到了历史上的最高水平, 给中国内外货币政策的平衡造成了巨大困难:中美之间的息差处于历史高位,导致资本和金融项目大量流入,推动汇率上升, 使得贸易高度的制造业更加困难,加剧了经济从实体到虚拟的压力。

  一方面,在当前的经济增长和投资空间下,考虑到我国目前的收入水平,我国还不应立即就走到接近于零利率的水平,仍要需要努力维持正常的货币政策空间,否则,在社会保障完善仍待完善的情况下,老百姓和我们的社会都是很难承受得住零利率的。可能正是基于此,央行行长易纲才表示,未来几年,还能够继续保持正常货币政策的主要经济体,将成为全球经济的亮点和市场所羡慕的地方。

  另一方面,如果我们无法追随美国的零利率趋势,那么,中美利差的扩大就折射出我国必须再度审时度势、从更高层面擘画新一轮突破性的资本账户开放举措,实现对国内居民的“均衡开放”。所谓“均衡开放”,是指我国已经通过金融对外开放,实现了海外资金的自由流入流出,但本国居民投资获得外币,仍有不少约束条件,在资本和金融项目下的限制更多,从某种意义上,这不利于充分发挥企业家的积极性,利用国际国内两种资源,推动我国产业升级。

  由于中美利差很大,外资流入中国。但若要避免流入过多,则需要收窄利差,倒逼央行降息,被迫跟随境外央行走向零利率的降息步伐,但如上所述原因,走向零利率是不可能的。如果不推出新的资本和金融账户改革举措,对流入压力进行平衡,其结果会出现资本账户驱动下的汇率高估。

  21世纪:中美利差扩大,对我国汇率会有何影响?

  鲁政委:以前我国是经常项目主导汇率走势。灵活的汇率其实外贸的自动调节器,有助于找到一个对实体经济来说的汇率均衡价格:外贸竞争力下降,汇率就会贬值;外贸竞争力提高,汇率就会升值。

  但是,长期国际贸易的著名经济学家杰格迪什·巴格瓦蒂(jagdish bhagwati)发现:随着一个国家资本账户开放,越来越需要关注的是,可能会出现资本账户主导汇率变化,造成汇率高估,反过来导致经常账户持续逆差的情况。

  这类似于20世纪90年代之后日本的困境,虽然经济持续下行,但本国汇率却一直在升值,从350一直走到70左右,汇率的高估造成了持续的通缩,最终导致出现第二产业越来越缺乏竞争力,最终出现产业空心化现象,即便利率走到零也无济于事。到最后,还是安倍在2013年上台后,把日元一次性地从70左右贬值到120左右,才使日本经济出现了明显起色。

  这给了我们两个教训: 第一,汇率均衡不是唯一的,而是多重均衡的存在, 政策当局应该从内部和外部平衡的角度对聚焦点解决方案进行持续的动态评估; 第二,利率有底。如果它降到零,就不会有更多了。但是汇率是无限的,需要平衡。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们需要将资本账户的开放推向一个新的阶段,并根据情况在金融领域的开放方面取得一些突破。客观地说,中国居民海外资产配置比例长期以来一直较低,国内外货币资产配置结构存在明显失衡, 它有内部平衡的需要。

  实际上,在当前情况下,对企业而言是出海并购的时机。例如,单纯从制造水平来讲,我国在服饰、配饰制造领域早已没有障碍,但品牌知名度的养成需要时间。对于欧洲等地奢侈品公司来说,品牌是现成的,也深受国内消费者欢迎,可以通过与中国公司合作实现更高的销量。这也符合国内产业转型升级的大方向。

  21世纪:资本项下开放需要较长时间,中短期而言如何应对中美利差扩大?

  鲁政委:可以考虑扩大人民币资产池的规模,增强对资本的吸纳能力。

  例如,把地方政府的一般债券改为财政部代发,变成国债序列,这样一方面可以降低融资成本,另外一方面可以增强对国际投资者的吸引力。地方一般债券基本属于“吃饭财政”,不存在违约风险,上收为国债发行后收益率可以更低,同时国债规模的扩大也能够进一步提高国债市场的流动性,而且对境外投资人来说,也比地方债能看得更明白。

  此外,我们还可以考虑发行绿色政府债券或绿色主权债券,以扩大绿色投资的投资规模,这已成为国际主流投资模式之一。此外,我们还可以考虑增发股票的相同比例。

上一篇:市场“未知”领域寻找全球资产天堂
下一篇:罗培新:世界银行商业环境评估“保护中小投资者

网友回应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