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研成果转化的一大难题终于迎刃而解:转让定价

  编者按: 本文来自 “cbn”,36 kr 授权转载,记者任小张

  《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2015年修订)(下称《转化法》)推出已有多年,但科技成果转移转化却一直未能很好地实现,国有资产评估是其中最大的问题。

  日前,财政部发布修改《事业单位国有资产管理暂行办法》(下称《暂行办法》),规定科研院所科技成果转让定价不再要求资产评估

  中科院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副院长廖侃对第一财经记者对记者表示,在科技成果转移转化过程中,一旦前面的国有资产不评估了,像给科研人员松绑和赋予更多知识技术入股的权利等后面的操作实际上就很容易了。科研人员技术入股的关键是这个股份的合法化,现在不评估了真正实现了这一点。

  这一政策得到了业内人士的高度认可。多位接受记者采访的高校和科研院所负责人表示,政策鼓舞人心,解决了科技成果转移转化过程中最大的难题。过去,评估和批准有点困难,备案过程非常长。这种权力下放大大节省了时间。

  科研成果转化一大难题终被解决:转让定价不再要求资产评估

  《暂行办法》本次修改的核心内容是增加了第五十六条,“国家设立的研究开发机构、高等院校对其持有的科技成果,可以自主决定转让、许可或者作价投资,不需报主管部门、财政部门审批或者备案,并通过协议定价、在技术交易市场挂牌交易、拍卖等方式确定价格。通过协议定价的,应当在本单位公示科技成果名称和拟交易价格。

  廖侃告诉记者,实际上目前社会上评估机构对科研成果的评估本身也是不专业、不客观的,不像企业的资产评估有财务报表、相同类型上市公司等参照系统,评估机构没有办法知道科研成果的潜在价值有多少。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评估机构的加入更多是一个责任分摊机制。

  “过去,我们只有在拥有下一个家之后才进行评估,因为我们需要向评估公司支付评估费用。如果没有人感兴趣,我们不会评估它。根据暂行办法,我们可以根据我们提供的价格直接面对市场和有需要的公司。事实上,它更有利于将科研成果作为产品在市场上交易,而且过程也更快。"廖侃对记者说。

  “以前许可是不用评估的,转让是要评估的,所以以前我们基本是做许可的,但许可有一个问题,因为专利还是我们的,对方在使用过程中会有很多要求。现在是多了转让这条路,而且这条路更加方便,企业也更愿意选择这条路。”廖侃说。

  “以前大家可能会因为担心万一到最后算账,或者因为觉得管得太紧,于是就干脆不弄。现在有这个政策来保底,大家可以放手去做。”中科院上海光学精密机械研究所(下称“光机所”)相关负责人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对于此次政策,光机所相关负责人也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这次文件没有涉及到无形资产评估折旧的问题。“比如某项技术进行转移转化评估价值为1000万,以前这1000万都算是科研单位的固定国有资产,但作为固定国有资产每年会有折旧,特别是科创企业前几年的利润都不高,一折旧,账面就特别不好看,科研单位就会承受很大的压力,因而,有些领导会觉得账面不好看就不去做成果转化了。”

  “专利转让给企业后,如果企业再次变更股权, 无论是需要国有资产主管部门的二次审批,还是只需要我们科研单位的审批,这份文件也没有提到这一点。"光学研究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

  “专利转移转让给企业以后,这部分评估的无形资产占了人家企业一定的股份。转移转让的时候有备案、审查,股改的时候因为牵涉到国有资产,一定要我们上级部门批,这个周期又要半年,这是之前很多企业有点抱怨的地方。”光机所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补充道。

  在新的经济形势下,市场对于科技这一生产要素的需求度正在不断增加,提高科技成果转化率被正式提上日程。

  继2015年《转化法》推出后,各地相继出台了促进科技成果转化的相关法规和条例。

  3月19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七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扩大高等学校和科研院所科研相关自主权的若干意见》。会议强调,要加强成果导向,简化科研项目管理流程,改革重大科技项目立项和组织实施机制, 赋予高校和科研院所更多的自主权。

  此次《暂行办法》修改的主要目的是松绑国家设立的研究开发机构、高等院校科技成果的转换,通过研究成果的市场化定价转让、出资,为科研院所留住人才、吸引人才创造条件。

  “现在我们国家提出,要努力实现关键核心技术自主可控,把创新主动权、发展主动权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前几年我们提企业要发挥创新主体作用,但是整体上我们企业的研发能力还比较差,所以现在要鼓励科研人员为创新主体做贡献。”光机所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表示。

  “以前我们的科研人员因为做应用技术转移转化很难,也得不到回报,就转而去做论文。此次的政策关键之处在于它对科研人员的研究行为是一个政策导向,现在市场能有很好的经济回报的话,科研人员就会倾向于去做应用技术。”廖侃对记者说,当这个导向产生作用,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到技术研究的话,新技术产生的可能性也就增加了。

  廖侃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科研人员很难将发现的新技术和理论直接转化为应用和产品, 而这样做必须有企业参与,而企业在服务社会的过程中必须获得经济回报。过去,我在这方面管理得很差,但在中间很难通过。近年来,特别是本届政府执政以来,中间桥梁建设正在加快。

  “如果我们的经济想要进一步创新,我们应该促进更多有创新能力的人参与进来。我国现在的政策是,一方面要不断地给科研机构松绑,把科研机构和院校的研究更多地引导到市场应用方面, 另一方面,加强对企业科研的支持,推出了各种优惠政策。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的自主创新能力会不断提高。”廖侃说。

上一篇:江苏中天资产评估实务中天公司海陆重工涉及两
下一篇:资不抵债面临退市风险 飞乐音响开启资产“大换

网友回应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